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信息共享 >其他 >行业资讯

我区被授予“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园区”荣誉称号

admin 本站 2018-07-17 357
 

    一般而言,国际标准权利人可能并没有参与中国标准的制定,而中国企业一般要参与中国标准的制定。由于司法解释二对专利权人的约束前提是推荐性国家、行业或者地方标准,并未提及国际标准,也就是说司法解释二对专利权人的约束并不必然适用于国际标准必要专利权利人,而却会实际上制约中国企业。但是,我们现在的市场是全球化的市场,这样可能导致中国企业参与了国家标准的制定,作出了贡献,而在中国国家标准的必要专利被约束和限制掉了,而西方公司由于只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未参与中国标准的制定,可以不受到司法解释二对于专利权人的约束,这就使得我国企业与西方公司可能在全球市场的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

    可见,司法解释二的本意虽不是要针对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给予区别性对待,但是,司法解释二却基于谨慎性考虑,未对国际标准的法律适用作出规定,导致在国际标准的适用上,存在空白和不确定之处。“指南”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司法解释二的上述空白。“指南”第149条规定:虽非推荐性国家、行业或者地方标准,但属于国际标准组织或其他标准制定组织制定的标准,且专利权人按照该标准组织章程明示且做出了公平、合理、无歧视的许可义务承诺的标准必要专利,亦按照非推荐性国家、行业或者地方标准做同样处理。上述规定,将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的“专利权人违反FRAND许可义务,而专利实施人无明显过错时,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专利权人的禁令请求”这一法律适用标准,明确从“推荐性国家、行业或者地方标准中”推广到了“国际标准”,既明确了“国际标准”法律适用上的可预期性,又避免了中国企业在全球化市场竞争中可能面临的不利竞争局面。